菜单
微博 QQ

谭木匠的“全能选手”

    2022-04-14点击:975    匠人故事

何远杰在谭木匠的二十多年,差不多就是谭木匠成长的年头。

在这么漫长的岁月里,何远杰做过很多“工种”,从最开始在车间做打磨,砂面、砂齿......用最原始的方法,把砂纸裁成条,来回拉搓梳齿打磨;到后来做小木镜,照着加盟商买了寄来的镜子反复钻研;还有角梳的处理......这些都没有难倒他,他十分骄傲地说“那个时候我们基本上都是全能选手的。”

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2000年,工厂一直用于生产的黄杨木库存告急,木材资源接近枯竭,市场上根本买不到原材料。“全能选手”何远杰接下了这个重担,他二话不说就踏上了寻找木材的道路,一头扎进了深山老林里。

“我们自己上山去找,农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树。我们还要带树叶,带树皮,带照片,跟他们农民一起上山找这种木头。那个时候基本上都没有原材料生产的。”

就这样,何远杰扎根大山,跟着供应商找木材。好在天无绝人之路,走到湖南怀化一带时,总算是找到了一片资源,缓解了工厂生产的燃眉之急。那以后,何远杰每个月都会过来拖几大车木料满足到公司的生产需求。

众所周知,树木资源很宝贵,用完再生长,可能要历经上百年的时间。总做单一的一种木材也不行,而密度大,材质细腻的,适合用来做木梳的更是少之又少。所以何远杰将眼光放远,渐渐地,他开始接触国外的木材。

2004年,一种叫“沉贵宝”的木材映入何远杰的眼帘,时至今日他还记得,“当时我听到有这种木材的时候,还很奇怪,怎么好像是个人的名字啊。”那时候也不敢花大手笔,只买了一根回来看样,谁知道这个“像人名字”的木材竟然成了现在公司消耗量最大的一种木材。

“在我的经历当中,零几年的时候,我们选中的木头,基本上市场上到处都是一垛一垛的,你去看好哪一垛,就谈好价钱,就买哪一垛。现在你是看不到的,市场上根本没有,不提前跟供应商预定,你是看不到木头的。”

“像沉贵宝它鉴定出来的名字叫古夷苏木,绿檀的话,市场上叫绿檀,我们叫玉檀的,它中文名鉴定出来实际是叫维腊木。”

何远杰滔滔不绝地说着关于木材的知识,我仿佛也回到去年7月,在工厂里,我的进厂第一课就是认识木材,第一位师傅也是何远杰,他带我去了后山的木材库。

切割机在轰鸣,溅出的木灰四处散落,何远杰丝毫不在意的带我走向成堆的木料,“你看这个木料泛着紫色,很好看吧,这个就是紫檀,小叶紫檀,是我们用得最贵的木材。这个你现在看外表不太好看,其实里面木料切出来也非常美的,这种叫铁木豆,也就是南美酸枝。”在我眼里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区别的木材,何远杰却能如数家珍。

采访的过程中,我们聊到了很多过去的事情,唯独说起木头,何远杰的声音是带着一种无法言说的自豪的。

我想工厂里一定还有很多像何远杰一样的全能选手,但是能够对木材这么了解的,应该除了他,没有第二人了。
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确 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