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
微博 QQ

我在故乡还有家

    2023-04-28点击:524    匠人故事

因为工作原因,〇四年举家搬到了重庆万州,户口一并迁了过来,从此“湖北松滋”就成了我填写的籍贯、我的故乡。

虽然迁到万州,至一五年父亲在世的时候,我每年都必须回去一次。直到父亲逝世的那一刻,我才突然感觉生我养我的故乡已经和我没了关系。送走父亲,顺便去祭拜了母亲,跪在母亲长满荒草的墓碑前,望着远处老宅的方向,曾经熟悉而亲近的一切,已经变得那样遥远,那样陌生,深知自己已成过客,顿时失落的情感和湿润的泪珠凝结成一把利剑,一遍又一遍的刺向我心窝深处。

兄弟们怕我回去生分,都要我回松滋了就住在他们家,就和回到了自己的家一样,不能没了父母就像散了黄的鸡蛋。我默默的点头,但我知道父母不在,属于家的那份情感就淡了。自从父亲走后,我几年没有回过松滋,但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故乡。多少个睡梦中与亲人相聚,却总在虚无结局的睡梦中醒来,空留思念的碎片。

一八年我们兄弟相约回松滋过年,我爽快答应。办些什么年货,谁具体负责做什么事,二哥早早的便计划安排着。安排我的事情就是和二哥一起掌厨,女儿负责茶水,根本没有把我当客看待,让我一下有了一点像回家的感觉。想到即将回到魂牵梦绕的故乡,我数着日子盼望除夕的早点到来。

终于放假了,天还没亮,我便急不可耐的开车带上妻女出发了,后备箱里装满行李和万州特产。近一天的车程,故乡熟悉的景象出现了,沿途笔直高大的白杨树在我车外刷刷闪过,像列队的士兵欢迎我回家,让我心里非常轻松惬意。

车在四哥门口还没停稳,哥嫂、侄儿侄女们便出来迎接,一时“弟、妹、幺、幺妈、侄女”所有称呼齐上阵,让我们都回应不过来,大家笑着、相互问候着、帮着搬行李物品,端茶递水忙得不亦乐乎,还埋怨我怎么不早点回来。眼前的一幕好熟悉,这不是父母健在时经常出现的场景吗!一股久违了的-------家的暖流顿时涌上心头。

整个春节我尽展厨艺,变着法做些他们不曾尝过的口味,欣赏他们咂舌的赞美。所有亲人都在相互的祝福声中推杯换盏,促膝长谈,笑声充实着整栋房屋,大家商议相约下一个团聚年。

只可惜时光短暂,转眼间假期就要结束了。离开的前夜,太多的不舍和遗憾让我辗转无眠。回程的早晨,哥嫂们把早就准备好的干鱼、腊肉、鱼糕等家乡年货不断的塞进后备箱,一遍又一遍的嘱咐我路上要小心,回家报个平安,我一一应允。带着亲人的牵挂我慢慢的启动了车钥匙,大嫂忍不住流下了眼泪,搞得我也差点掉泪。车开了一段路,从反光镜里看到哥嫂们还跟在后面挥手送别,脑海里猛然想起父母送别的画面,和此时的情景何等相似。

此时此刻,我突然对家有了重新的认识。家不是房子,而是情感上的,有着“幸福着你的幸福、忧伤着你的忧伤”的感受,充满着牵挂、祝福、理解、包容和支持。父母不在,只要家风还在,亲情还在,家就依然存在。

我高兴!我在故乡还有家! 
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确 认